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智能

女主播是不是你的共想女友

智能
来源: 作者: 2019-04-09 05:09:18

又是一年情人节,和以往很多个情人节不同的是,今年大批单身狗们又多了一个可以幻想女友的领域——直播。

情人眼里出西施,看直播的人,或被女主播的相貌、气质吸引,或因她们生在最美的年纪,总之,每每女主播一出场,总能抚慰1颗躁动的心。

女主播是美好的,不过,我奉劝所有打算以女主播为人生目标的网友三思而后行。且不说这将是是一段十分辛苦的情感历程,光是当中的赌博元素就充满了危险。

真的不要轻易爱上女主播。在一个信息过载的时代,她们能带来最大的慰藉恰恰是网线背后的神秘感。

当你爱上女主播,你很快就会回看她全部直播、微博,然后堕入焦灼的等待。如果开播也就罢了,不开播的时候,她偶尔一条微博漏出些许希望,反而使等待更显得漫长。而一旦漫长的等待跳出网线、走入现实后,绝大多数情况,你会发现你等的只是你的想象而已。

隐婚、隐龄,直播只能给你最好的一面

从去年起,我就在接触、了解一些“网红”的生活。从她们首次亮相到一路走红,最快的只需要不到半个月。直播元年就像一支催化剂,把一个个前一天还在逛商场的普通女孩捧上神坛。

手机响个不停,粉丝要视频、媒体要采访、经纪公司想找她做模特……这是小K的日常,在直播的镜头里,她是“95后清纯女神”,是“大学生创业”的典型,是很多大学女生想成为的人,更是很多走出大学的人想具有的人。

资料里的K,现在还是北京某高校法律系的学生,14年入学,今年大三。可她的五十多万粉丝不会知道,大约一年前,K辞去自己化妆品销售的职业,成为了一个职业主播,而在此之前,她换过四五次工作,是一个拼劲十足的80后。

把自己的年龄说小8岁不是K想要的结果,但对她来讲却是最好的结果——每晚千月打赏的进账都是因为她“学生妹”的身份。大叔粉丝们乃至还会心疼K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学法律将来怎么就业。

在一次采访中,我的成稿提到了K的年龄——94年生人,这是她初次见面时自己告诉我的,可是却比她的“官方设定”大了2岁。稿件出来以后,K对自己没计算好年龄这件事很是懊恼。

K属于直播风格十分清纯的主播,很多粉丝面对她就像面对一个16岁的少女。很多和她“同龄”的女生都十分俏皮,可K只能趋于文静,她不敢太活泼,因为“年轻人的梗有时候自己不懂”。

直播间里的K,更像是一个听老师讲课的学生。粉丝弹幕跟她聊天,她睁大眼睛,眼神直愣愣,认真回答每一句话。直播终了,镜头后的她却焦虑不已——靠美颜镜头和化装神技掩盖8年的青春到是其次,和老公结婚2年家里一直催着要娃才是她的心头大痛。

从心底里,她更愿意把直播当做一种工作,可在粉丝们看来,自始至终,K直播的内容就是她真实的生活。她熟稔游戏规则,只能陪土豪们继续演下去。

偶尔K也会担心直播时被以前的同事朋友们认出来,之前其他主播就有过闺蜜到直播间捧场,漏嘴说出主播已婚,致使主播人气大减的案例。“如果真的被熟人认出来,只能尽快把他禁言,然后引导粉丝去攻击这个‘黑粉’,转移注意力”K暗下决心。

好在将近一年的直播生涯里,没有产生过什么意外。粉丝因为这个20出头的“学生妹”慷慨解囊,家人在看到K银行卡里流动的数字后,也终于接受了她“学生妹”的设定。

一定程度上,K代表了一类主播的现状。

在过去几个月里,我采访了将近20位“网红”主播,几乎所有的女主播都或多或少的虚报了自己的年龄。刚走出校园的,尽量把自己说回大学里,工作了一段时间的,努力让自己回到刚拿毕业证的那天。

在主播这个群体里,萝莉永远比御姐吃香。

不管整不整容,锥子脸就是网友的救赎

不让你去追女主播,还有一个缘由在于,你被直播潜移默化影响的审美可能来得并不真实。

作为一个主播,越是出名就越有套路可寻。没有经纪公司、不会包装自己、不会逢迎受众,根本没办法从几百万的主播大军中突围。

在八面玲珑这一点上,今天的主播们分分钟就能教你“做人”。人人都急着上位,都要一夜爆红,都要争抢资源,都担心被后浪拍死。因而大众喜爱的锥子脸成了不可或缺的利器。虽然锥子脸饱受诟病,可你不得不承认,得锥子脸者得天下,那些愿意看直播、愿意为直播打赏的人,都是标准的锥子脸审美爱好者。

问过很多主播和经纪公司的人,整过容的女主播并不算多——大概10%-15%左右。倒不是主播们不敢动刀,主要是通过粉底、化妆、打光各种手段,不用整容也能制造出锥子脸效果。在不同位置布置补光灯,主播看起来会很不一样。在培训期间,经纪公司会请化妆师教主播如何化妆,也会定期去主播家中替她们布置直播间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直播业内有一句流行的话“主播的成功,装备上占50%”。

但是这里有一个条件——主播一定要瘦。曾经见过一个在直播时是标准锥子脸的主播,真人177的身高只有90斤。

自己不喜欢的妆容、虚假的年龄让主播们有点进退两难:他们想用自己的表演成绩自己的直播生涯,可受众看到的,永久只有锥子脸、大胸、美腿在闪闪发光。

所以,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主播们还是会万分依赖她们标志性的锥子面孔。

那些整容和过量注射肉毒杆菌的锥子脸固然不可能几年、10几年的持续火下去,但最少今天,24岁乃至34岁的“小鲜肉”,还要借助并不存在的“学生”身份演戏,现实就是这样,直播看上去看很美,可不管对主播还是对观众,都很残忍。

主播们流露出的风度和气质,很难打动这个快速消费时期观众的审美。

这样的境况,让我联想到了一个人——现年已92岁的叶嘉莹。在南开大学流传着一句话——叶先生站在那里,就是一首诗。

能让一代代学生心折的,当然并非她的美貌。林玫仪说,本来说不出美在哪里的诗句,经叶老师1讲,马上就能进入“诗境”。席慕蓉对叶嘉莹的形容是:“在讲诗词的时候,叶老师跟我们完全没有距离。但是刚见叶老师时,有点不敢靠近,那个美让你畏敬。”

叶嘉莹自己却说,我们国家是富裕了,经济上也改良了很多,“一般的人心反而变得不是像本来那么单纯了。”

叶嘉莹认为“古诗词是我们救赎的力量。”遗憾的是,想读叶嘉莹的人愈来愈少,张嘴“蓝瘦”闭嘴“香菇”的人却越来越多。

镜头前永久单身,幻想里才有完美

今天是情人节。朋友圈里一小部分人在秀着恩爱,一大部分人在寻求解脱。

如果单从数据来看,“网红”主播们是今天最需要被拯救的群体。根据微创新营销策划的2016中国首份网红经济白皮书的数据,在过去的“直播元年”里,中国网红人数超过100万,其中直播网红占比最大,为35.9%。82%的网红是美女,89%的网红表示自己是单身状态。

在过去一年,我采访的所有主播——无论男女——无一例外,都对外宣称自己单身,事实上,他们当中大约一半正在恋爱中,还有部份早已结婚。

由于需要同时做多名土豪的共享情人,网红们在面对粉丝时都很自觉的保持了距离和警惕。

网红基本等同于生活方式的传播者,包括时尚,健身,宠物,美食,旅行等等。本质上,并非是网红的“美”让我们产生性欲或是倾慕,而是在他们身上,我们追求的优秀元素,让我们觉得拥有这些元素的人,是“美”的。

这就产生了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——我们觉得网红是这般美妙,可如果网红走出直播间,现实未必如此。这类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常常会困扰我们的一生:你理想中的大学会在你走入宿舍的那一刻消失,你理想中的工作会在你敲下键盘的一瞬间灭亡,你喜欢的主播也会在坐在你对面的那1秒不见。

所以不要试图和主播过情人节。理想是美酒,喝多了就会让人酒精中毒;现实是麻药,打多了也会让人渐渐麻痹。

理想和现实之间有很大的空间,也正是由于有“空间”,才会有各种各样的主播让我们选择——去观看。

综上,观众之于主播,该如顾城所言:

你应该是一场梦

我应该是一阵风

16岁女孩面部长白癜风怎么办
关于不射精症治疗的价格
白癜风患者怎样治疗呢

相关推荐